2020-07-08 G生活通
张启仁患癌逝世‧临终前紧握九旬父30分钟(吉打‧亚罗士打14日讯)德卡区前州议员张启仁生前非常重视家庭和亲情,他受到病魔折腾时期,因放心不下90岁年迈父亲张亚发和家人,一直咬紧牙关与病魔战斗。直至临终前,心疼他的父亲紧握他手,再三向他保证有生之年定会照顾这家,要他安心上路,摆脱病痛折磨后,他才放心的离逝。58岁张启仁不幸患上胰脏癌,在本月13日凌晨3时05分宣告不治。他临终前,在父亲到医院探望他时,躺卧在床上,紧握着父亲双手,一再叮咛要家人团结一致,确保整个家庭不会散,闻者心酸。张亚发週六在儿子治丧处接受《》专访时指出,他是在本月12日下午到医院探望病重的儿子启仁,没想到那次是两父子最后一次见面。“我在当晚凌晨3时,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眼眉一直跳动、心里也顿时感到不安。不料,半小时后,我就接获孙子来电,告知启仁已离逝了。没想到他会以这样方式与我道别。”张亚发说,启仁临终前有提出要求要见他,因此行动不便的他在本月12日下午,由孙子载他到医院探访儿子。“当时启仁的情况已病危,人都很消瘦,已处于半昏迷状态,但他还是知道我去医院探望他。”他指出,正当他来到病床旁,启仁就紧紧握着他的手不放,全程约30分钟,在启仁做出最后的交代后,才将手慢慢鬆开,眼泪也随着眼角滑落。他说,由于他与启仁不曾握手如此的久,因此顿时,让他感受到一股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,也令他感觉到启仁似乎还不甘心。“他一再叮嘱我,一个家庭必须团结、相互照应,以便在外人眼中留下好的印象。为了让启仁不带着牵挂,我在启仁面前答应他,只要我还活着,一定会看好这个家,绝不会让这个家庭散去。”对于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悲痛,张亚发说,为了不想再看见儿子再与病魔战斗受苦的样子,也不想让家人继续为启仁担心,他唯有一再痛心要启仁安心地走。他神色黯然的说,希望儿子启仁能体谅他所说的这一番话,既然命运要将他狠狠带走,任何人也无法抵挡,只有听天由命。张启仁曾在1995、1999年和2004年全国大选,3度代表民政党在德卡区州席上阵,并在1996年至1998年受委为吉州行政议员。他在挣扎多月后,于本月13日凌晨过世,留下遗孀陈美群(54岁)和3名儿子,即张振伟(33岁)、张振声(30岁)和张振兴(18岁)。其家人是在吉打福建公会殡仪馆为张启仁治丧5天,并定于本月17日举殡,送往太平山庄火化。排行最小孝顺顾家张亚发说,他育有4名儿女,启仁排行最小。但启仁是孩子之中,最不让家人操心和非常孝顺的孩子。“启仁是孝顺的孩子,非常的顾家。要是家里缺少东西,只要告诉他,他就会即刻去买。”他说,以往他都经常到启仁的办公室消磨时间,只要外出办理事情,路过启仁办公室,他都会去找启仁聊天。他补充,启仁在担任了人民代议士后,工作忙碌,也得不时到外坡公干,但只要一回来便会探访他,给他深切的关心。隐瞒家人 独自承受患癌张亚发指出,启仁患病时一直隐瞒家人,曾一度一人默默承受病痛,尤其对年迈的他更是三缄其口,总是说病情无大碍,不让他老人家操心。“启仁病情未严重前,只告诉我他患上糖尿病,只要定时服食药物就无大碍。甚至在他去年施手术前,也不让我去探望他,也只告诉我小事,别担心。”他指出,看到儿子暴瘦,他还以为是动了手术所致。不料,在家人坦承后,才获知启仁患癌动手术,他才惊觉事态严重。“他是我们家族里首个患癌及糖尿病的人,家族里未曾有这种病例,不料,却偏偏选上他,也许是命运的安排。”常提通过政治途径助人最开心张亚发指出,启仁都很乐于助人,常提起通过政治途径就可协助很多有需要的人,能帮助人,就是他最开心的事。他透露,启仁是从80年代开始从政,当时儿子与民政党前任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相识,并在之后加入了民政党,开始了其政治仕途。“他总告诉我,能帮到人是他最开心的事。因他这番话及性格,我从未阻止他从政,并不断给他鼓励。”他说,启仁当了3届德卡区州议员期间,的确协助过许多人,虽然间中也会引起一些人不满,但他则鼓励启仁,最重要协助了人,心安理得就好。他透露,启仁因2004年大选时,因不获党委派上阵而感到气馁,并离开了民政党,跳槽到公正党。他说,当时儿子的心情很糟透,不过很快的,他还是以平常心看待整个事情演变,而作为父亲的他,唯有默默支持儿子的选择。‧2014.06.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