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6-17 G生活通

文/张嘉佳 图/新经典文化

从你的全世界路过

1

  二○○四年的时候心灰意冷不想劳动,每天捧着电脑打牌,一打就是十几个钟头。但我的技术很差,毫无章法可言,唯一的优势是打字快,于是创造了自己的战术,叫做「废话流」。

  一发牌,我就开始在对话框里跟玩家说话:「赤焰天使,你舅舅最近身体好吗?」「天使为何是赤焰的呢,会烤熟的,你过日子要小心。」「咦,苍凉之心,好久不见你怎幺改名字了?」

  「毛茸茸你好,帮帮我可以吗,我膝盖肿肿的呢……」

  结果很多玩家忍无可忍,啪啪啪乱出牌,骂一句「去你的!」就退出了。这样我靠打字赢了打牌,赚到胜率七五%。后来慢慢不管用,我又想了新招—我在对话框里讲故事。

  系统发牌,我打字:「从前有个神父,他住的村子里最美的女孩叫小芳。突然小芳怀孕了,死也不肯说是谁的孩子。村民就暴打她,要将她浸猪笼。小芳哭着说,是神父的呢。村民一起冲进教堂,神父没有否认,任凭他们打断了自己的双腿。过了二十年,奇蹟发生了。」

  然后我就开始打牌。对话框里一片混乱,其他三个人在嚎叫:「我弄死你啊,发生了什幺奇蹟?去你的,老子不打了,你讲话能不能完整点?」

  就这样,我的胜率再次冲到八○%。

  废话流名声大震,还有很多人来拜师。我一看胜率都在五○%以下,头衔全部还是「赤脚」,冷笑拒绝。

  正当我骄傲的时候,跟我合租的茅十八异军突起,自学成才。

  这狗东西太无耻,他发明的属废话流分支:诅咒术。比如好端端地大家在打牌,茅十八打一行字:「大慈大悲普度众生观世音菩萨,圣洁的露水照耀世人,明亮的目光召唤平安。如果你想自己的父母健康,就请複述一遍,必须做到,否则出门被车撞死。」

  我去你的大姨妈!

  当时强迫转发还不流行,被他这幺一搞整个棋牌间里一片手忙脚乱,人人无心计算。一局没打完,他已经依次请过太上老君、上帝、耶和华、圣母玛利亚、招财童子、唐明皇、金毛狮王谢逊、海的女儿……

  我输了。

  茅十八这人生活中安静沉默,连打电话都基本只有三个字:「喂。嗯。拜。」他成为废话流宗师,让我瞠目结舌。

2

  我跟茅十八的友谊一直维持着,二○○九年甚至一块儿开车去稻城亚丁。当时他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荔枝,开到沖古寺,景色如同画卷,层峦叠嶂的色彩扑面而来。

  我知道茅十八的打算,他紧张得发抖。

  他跪在荔枝面前,说:「荔枝,你可以嫁给我吗?」

  才一句话,后半句就哽咽了,那个「吗」字差点儿没发出来,将疑问句变成祈使句。

  荔枝说:「怎幺连求婚也只说一句话,你真够惜字如金的。」

  茅十八一边抽泣,一边说:「荔枝,你可以嫁给我吗?」

  荔枝说:「好的。」

  茅十八给荔枝戴戒指,手抖得几乎戴不上。我和其他两个朋友冒充千军万马, 声嘶力竭地嚎叫、打滚。

  

  二○一○年荔枝生日,茅十八送的礼物是个导航机。大家很震惊,这礼物过于奇特,难道有什幺寓意?

  茅十八羞涩地说,他花了一个多月,把导航机的语音档全部换掉。我兴奋万分,逼着荔枝开车,一起检验茅十八的研究成果。

  这一尝试,我彻底回想起茅十八称霸废话流的光荣战绩。

  在开车兜风的过程中,导航机废话连篇:完蛋,前面有监视器。这趟搞不定了,我找不到你想去的地方。大哥你睡醒没有,这地址是错的吧?

  大家乐不可支。最厉害的是在等红灯时,导航机里茅十八严肃地说:手剎车拉了吗?万一倒溜怎幺办?你不要按喇叭,按什幺喇叭啊,前头是个流氓的话马上来海扁你,你又打不过他,老老实实等不行吗,哦,你没按喇叭,算我没讲……

  大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荔枝笑得花枝乱颤,说:「你平时不吭声,怎幺录音啰唆成这样?」

  茅十八说:「上次去稻城,你不是嫌导航机太古板,不够人性化吗,我就改装了一下,以后开车你就不会觉得无聊了。」

  荔枝拿起导航机,随便一按,导航机尖叫:你不会是想关掉我吧,我又没犯法,你关,你关,下次我不当导航机了,换根二极管改当收音机,你咬我啊……

  所有人叹服。

3

  二○一一年,茅十八和荔枝分手。

  荔枝把茅十八送她的所有东西装进箱子,送到我的酒吧。

  我说:「茅十八还没来,在路上,你等他吗?」

  荔枝摇摇头,说:「不等啦,你替我还给他。」

  我说:「他有话想和你说的。」

  荔枝说:「无所谓了,他一直说得很少。」

  我说:「荔枝,真的就这样?」

  荔枝走到门口,没回头,说:「我们不合适。」

  我说:「保重。」

  荔枝说:「保重。」

  那天茅十八没出现,我打电话他也不接。去他在电子商场的柜檯找,旁边的老闆告诉我,他好几天没来做生意了。

  最后在一家小酒馆偶尔碰到,他喝得很多,面红耳赤,眼睛都睁不开,问我:「张嘉佳,你去过沙城吗?」

  我想了想:「是敦煌吗?」

  他摇头说:「不是的,是座城市,里面只有沙子。」

  我说:「你喝多了。」

  他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4

  就这样,荔枝的纸箱放在我的酒吧里,茅十八从来没有勇气过来拿。

  有天店长坐我车回家,拿导航机出来玩,我看着眼熟,店长撇撇嘴说:「乱翻翻到的。」

  她一开机,导航机发出茅十八的声音:老子没电了你还玩。

  吓得店长鸡飞狗跳,说见鬼了,抱头狂嚎。

  我打电话给茅十八:「东西还要不要?」

  茅十八沉默了一会儿,说:「不要了,明天回老家泰州。」

  我说:「回去干嘛?」

  茅十八说:「家里在新城商业街替我租了个店铺,我回去卖手机。」

  我忽然心里有些难过,也没有话,刚想挂手机,茅十八说:「卖手机挺好的,万一碰到个年轻貌美的女子,成就一段姻缘,棒棒的。」

  我说:「你加油。」

  茅十八说:「保重。」

  我说:「保重。」

  

5

  二○一二年八月,我心情很差,开车往西,在成都喝了顿大酒,次日突发奇想,还是去稻城看看。

  虽然只有一个人,但沿途听着导航机茅十八的胡说八道,一会儿「跑那幺快要死啊,掉进沟里我又不能帮你推」,一会儿「一百公尺后左转,他妈的你慢点儿」,倒也不算寂寞。

  我觉得茅十八真是天才,我忘记插电源,亮红灯后导航机疯狂地喊:老子没电了老子没电了,你给老子点儿电啊!

  我差点儿笑出来,赶紧插电源。

  翻过折多山、跑马山、海子山、二郎山,想看牛奶海和五色海的话,要自己爬上去。我觉得很累,于是停在沖古寺。绿的草、蓝的水、红的叶、白的山,我看着这一场秋天的童话发呆。

  导航机突然「嘟」的一声响了。

  是茅十八的声音:

  荔枝,你又到稻城了吗?这定位是沖古寺,我向你求婚的地方。抵达这个目的地,我就会对你说:因为是最蓝的天,所以你是天使。你降临到我的世界,用喜怒哀乐代替四季,微笑就是白昼,哭泣就是黑夜。

  我喜欢独自一个人,直到你走进我的心里。从那以后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,我不喜欢独自一个人。

  我想分担你的所有,我想拥抱你的所有,我想一辈子陪着你,我爱你,我无法抗拒,我就是爱你。

  荔枝,我在想,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,是我们结婚一周年呢,还是带着小宝宝自驾游呢?

  我站在那一天的天空下,和今天的自己一起对你说,荔枝,我爱你。

  听着导航机里茅十八的声音,我的眼泪涌出眼眶。

  那一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,草地无限柔软,茅十八跪在女孩前,说:「荔枝我爱你。」

  今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,草地无限柔软,茅十八的影子跪在女孩的影子前,说:「荔枝我

爱你。」

  这里无论多美丽,对于茅十八和荔枝来说,都已经成为沙城。

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

  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。

  偶尔梦里回到沙城,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,而你无法碰触,一旦双手陷入,整座城市就轰隆隆地崩塌。把你的笑逐颜开,把你的碧海蓝天,把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。

  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所以我们泪流满面,步步回头,可是只能往前走。

  哪怕往前走,是和你擦肩而过。

  我从你们的世界路过,可你们也只是从对方的世界路过。

  哪怕寂寞无声,我们也依旧都是废话流,说完一切,和沉默做老朋友。

本文出自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新经典文化出版

从你的全世界路过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