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7-10 Q一生活
我们与恶的距离分享会  讨论媒体污名化议题

台剧「我们与恶的距离」製作单位今天到台中出席分享会,会中讨论媒体污名化等议题,製作人汤昇荣表示,自律很重要,这是大家应该要认真的一件事,也是未来社会演进的方法。

公视 2016 年邀金钟编剧吕莳媛开发剧本,历经 4 个月田野调查和 7 个月创作完成「我们与恶的距离」,由公视徵案、製作公司大慕影艺标下并携手 CATCHPLAY 与 HBO Asia 共同推出,以 10 集共新台币 4300 万元成本打造,公视也着手规划第二季,初期先以剧本开发为主。

「我们与恶的距离」引发热潮,汤昇荣、吕莳媛今天晚间到台中市西屯区看不见的书店出席分享会,与观众面对面座谈,吸引满场粉丝挤爆会场。

吕莳媛说,剧本创作困难是要拿捏时间,开镜前一个月她想再去田野调查新闻台、看思觉失调症病房,却没有充分时间,创作上无时无地都觉得很难,有习惯只要稍微改剧本就会重新写,从头到尾一直在修剧本。

汤昇荣说,现在看到的剧本花很多时间完成,剧组对内容尽量都会达成,剧本提供很好的题材,製作就是想办法去处理,他认为剧本分量很够,会根据务实曲线去做调动。

故事线与议题孰轻孰重,吕莳媛指写的时候没想那幺多,大纲尽量列出四条故事线会发生的事情,边写边调整,尽量平衡或交融;思考逻辑不在议题,都从加害人跟被害人角度出发,写戏不该只重视议题或感情。

戏剧播出后,媒体问题浮出檯面,吕莳媛说,田野调查时很多人对媒体有意见,才会将媒体放进去,讲新闻对精神疾病的污名化,这应是台湾十几年来媒体的状况,她比较在意观众的反应,而最近一件国中生跳楼的新闻,很高兴看到网友讨论有了改变。

汤昇荣说,其实戏中一些新闻段落,电视台常因为抢快、抢独家与收视率而去操作特定新闻,这是媒体常态,这几年大家用社群媒体多,传递新闻更快速,媒体其实也想做好,剧中故事线也反映台湾新闻台状况。

对新闻现况看法,吕莳媛说,她平常超爱点烂新闻,常会被标题吸引,她发现媒体环境恶化,也是观众造成,有时也很恨自己,要自己先改环境才有可能改,一直骂别人不长进,「其实我们也有推了好几把」。

汤昇荣表示他是做新闻出身,对新闻感触比较多,他会筛选新闻来看,去选择要还是不要点阅,这会是一种新的动力,台湾真的很好,大家很自由地表达,但自律很重要,这是大家应该要认真的一件事,也是未来社会演进的方法。